陜西鹽業協會:致敬,高溫下的逆行者
時間:2020-08-01點擊量:256 單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殷磊 文章字符數: 1661 分享到:

“滂沱汗似鑠,微靡風如湯。”這是南朝梁簡文帝蕭綱《苦熱行》里面的一句詩,用來形容當下環境在合適不過。連日來的持續高溫,讓裝置區域也正式進入“燒烤模式”。面對設備高溫、工藝指標控制,且看這一群“高溫戰士”如何應對?今天,筆者就帶領大家走進北元化工分公司聚氯乙烯二分廠,去認識這些高溫下的逆行者!

制冷機守護者田敬先

持續的高溫讓0℃鹽水溫度控制難度增大。冷凍站廠房里制冷機的轟鳴聲加上35℃以上的高溫環境,使正在3#制冷機旁操作的倆人汗流浹背。

“公用工段嗎?0℃鹽水溫度有點高,單體壓縮機循環水溫度快控制不住了,趕快調一下。”掛斷電話后,班長田敬先立即向冷凍站現場巡檢高小敏確認,小跑著出了門去。

“喂,小敏,0℃鹽水現在溫度是多少了?”

“-1℃,感覺還有上漲趨勢。”

“趕緊去確認一下是不是夜班停2#制冷機時蒸發器進口閥門沒關?”班長田敬先一邊囑咐道,一邊到達現場開始小心翼翼地調整制冷機的能量等級。

“班長,2#制冷機進口閥夜班沒有關嚴,我又關了一圈,現在已經全部關到位。”

“好,等等看,如果溫度還降不下來,那就把6#制冷機也啟起來。”正值公司“節支創效”時期,田班長考慮再三向高小敏發出最終指令。

“-2℃,班長,溫度開始降了。”半小時后,班長田敬先接到高小敏報告。

“好啊。”田班長如釋重負地回復道,說話的同時還不斷地用袖子抹著臉上的汗珠。

溫度控制住了,回到值班室,小敏看著田班長的臉上黑一道花一道,不由的打趣道,“咱班長現在唱戲都不需要上妝了!”引得眾人哄堂大笑。

電氣醫護兵邊福兵

“循環水泵K跳閘,這是怎么回事?”正在聚合配電室巡檢的電氣人員馬兵,發現聚合循環水泵K軟啟動器屏幕報警顯示跳閘,立刻向班長邊福兵做了匯報。

“馬兵,你現在馬上通知聚合工段,去檢查現場。我馬上到。”接到電話的班長邊福兵簡單地交代了手頭的工作后,第一時間趕往現場。

循環水泵將循環水送經聚合釜夾套,用來給反應過程中的聚合釜降溫用,所以此泵至關重要。

“81℃?電機溫度怎么這么高,不正常啊!”

“接線柱電纜沒有短路放弧痕跡。搖表已經搖過,對地、相間都沒問題,準備加軸流風機吧!”班長邊福兵和馬兵迅速完成了現場檢查,隨后在現場加裝了軸流風機,調試控制回路及開關正常后,隨即送電啟動。

軸流風機投運后,工藝人員再次啟動循環水泵,電機溫度緩緩降了下來,兩人心中的一塊石頭才落了地。

鋼鐵工藝師王劍

“焊花在陽光下飛濺,汗水在背頰上滾流,厚厚的焊工服外是太陽和焊渣的雙重考驗,漆黑的焊工面罩后是那時刻露著笑容的臉。”他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焊工,一人一車,時刻游走在廠區的角角落落。這不,焊工王劍又推著他的小車出發了。

“王師,你這又去哪兒忙?”

“無離子水站樓梯需要焊接一下。怎么?你這里有什么需要幫忙的?”

“今天正好趕上聚合釜維保,我這兒急需要給2#聚合釜攪拌操作柱焊個支架,你看……”

“那行,樓梯我一會兒再過去焊,保證生產重要嘛!走,進廠房說。”剛準備外出焊接的王劍還沒走出檢修廠房,就被電氣運行人員郄海利給堵了回來。

只見兩人把尺寸量好,然后慢慢地把兩根角鋼裁齊,又給焊接了支撐……

半小時后,聚合釜操作柱支架焊接完成,敲掉焊疤后,儼然一件完美的藝術品。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都對王劍精湛的技藝贊不絕口,稱他為“王大師”。此時的王劍,早已汗流浹背,厚厚的焊工服也濕了半邊,聽到大家的贊揚,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完全濕透的頭發。

“幽禽蔭嘉木,水鳥時翻飛。”天氣變得越來越熱了,而在生產一線上,還有很多很多像他們一樣堅強的身影在堅守,為這些高溫下的逆行者致敬吧!

編輯:李建軍


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