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艷艷散文《煙火》
時間:2020-07-22點擊量:571 單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白艷艷 文章字符數: 1173 分享到:

早晨起來,突然想起了童年的煙火,那是一抹記憶里的味道。

荒廢了一周的晨跑,今早又被重新撿了回來。站在河堤跑道上的那一刻,望著遠處煙霧朦朧的天空,隱隱約約矗立著幾根電廠的大煙囪。這景象,不禁讓我想起了小時候家家戶戶的腦畔上,高高矮矮、形態各異的煙囪。可是,那感覺卻不一樣。

小時候,母親為了給我們做早飯,往往頭天晚上就把第二天早晨放火的柴火準備好。當我們還在夢鄉的時候,灶火里已經火光閃閃,窯洞里煙霧繚繞,腦畔上炊煙裊裊……伴隨著噼里啪啦的柴火聲,是后面大鍋里嗞嗞作響的燒水聲,是母親用馬勺在水甕里舀水的聲音,是父親擔水時扁擔的鐵鉤子跟水桶碰撞的聲音……這是童年的早晨,是生活的悅耳動聽的聲音,也是記憶里的煙火味道。

冬天,學校里取暖用的也是火爐。秋天的時候,校長就會帶著全校師生到附近的山上撿柴火。大孩子牽著小孩子,山路蜿蜒曲折,就像纏在山上的腰帶。走在這樣的山路上,踩著羊糞哼著歌,在老師的帶領下,在大學同學的幫助下,我們吹著清爽的山風,就像去參加一個重大的活動一樣上。那感覺很美好,只是長大后再也找不到。撿回來的柴火,都被碼得齊齊整整,堆放在一個柴房里。每當下午放學前,就會有第二天的值日生去柴房準備第二天早晨生爐子用的柴火。那忙亂中被煤灰蹭花的臉,是童年淳樸的模樣,也是記憶里的人間煙火。

每個傍晚,伴隨著放學后孩子們回家的腳步,家家戶戶、高高矮矮、濃濃淡淡的炊煙,裊裊婷婷、繚繞四起,村子里的山山峁峁、溝溝洼洼到處都是一陣陣的煙火,緊隨其后的就是各種各樣飄溢的飯香。然后,你就會聽到大人們站在某個土峁峁上,拉著悠長婉轉而又抑揚頓挫的聲音,叫喚著自己娃娃的名字。那一刻,四處游串的雞三三倆倆地回來了,豬圈里的二郎郎們也哼哼哧哧地叫喚著要吃飯了,就連狗窩里的大黃狗都搖著尾巴,伸著舌頭,一臉討好主人的模樣……那農聲四起,鄉味濃郁的傍晚,是童年中生活的模樣,更是記憶里娉娉婷婷的煙火味。

可是現在呢?我站在河堤的這頭兒,看著那頭兒一片煙霧蒙蒙,內心還在慶幸:還好我不在那頭兒住。當我硬著頭皮跑到那頭兒,再回頭看看我所慶幸的這頭兒,同樣是一片煙霧籠罩下的繁華。整個天空就像蓋了一個蓋子,又像蒙了一層沙。雖然同樣煙霧繚繞,但卻沒有人間煙火的模樣,取而代之的是刺鼻的、讓人不斷打著噴嚏的工業氣息。這感覺讓人覺得壓抑,真想借一下風婆子的風口袋,把這污濁的氣體統統帶走。再看看河堤對面,一片連綿起伏的、荒涼的石頭山,好像還不太適應河對岸的繁華,真可謂“一水兩岸風景異,水如麻繩無東西”。

我想著,世間繁華與否,都應該在心田里留一方凈土。無關車水馬龍、人情世故,只在上面播種一汪山泉般甘甜、清澈的快樂。哪怕萬物龐雜、物欲橫流,也不妨礙識得一抹人間煙火,縱享生命里原始的清幽。

編輯:李建軍


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2018